社交账号登录

社交账号登录

0/34

上传头像

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,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

头像

预览

忘记密码

设置新密码

文化

#Voice:一名伊斯兰女作家提醒“标签”带来快感,也带来杀伤力

陈莉雅2019-03-12 13:06:24

江西快三 www.xt9mj.cn 研究表明,如果你周围都是志同道合的人,当他们认同你的观点,你会感受到胜利的快感——一种你想要更多的短暂快感。这是一种多么强大的推力,让你把自己隔离起来。

如果你想被听见,首先你得先懂得聆听

伊莎德·曼吉说

今年 51 岁的伊莎德·曼吉(Irshad Manji)是一名加拿大女作家,她是不少人眼中对于 “主流伊斯兰” 最著名、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,也是许多伊斯兰教捍卫者的眼中钉。

1968 年,伊莎德·曼吉出生于非洲的乌干达,但在她四岁的时候,家人却遭到乌干达政府驱逐,只好跟着家人逃到加拿大避难,并于温哥华定居。

伊莎德·曼吉同时就读普通学校与伊斯兰的学校,最后却被伊斯兰学校驱逐。往后的时间,她开始致力于研究伊斯兰教中的问题,并试图提出改革方法。

2005 年,伊莎德·曼吉出版一本《伊斯兰问题》(the Trouble With Islam Today)揭示当今主流伊斯兰教里,令人不安的部落主义、反犹主义,以及对于《可兰经》全盘接受的态度。尽管如此,她依然保持积极的态度,提出一个实际的视角,强调如何通过对女性赋权与尊重少数派,促进伊斯兰教的进步。

伊莎德·曼吉在书中强调穆斯林必须“停止沉默,问问题!”才有助于解决困境。

《伊斯兰问题》出版之后,获得极大的反响,让她一举成为伊斯兰教的知名批评人士。此后书籍也被翻译成三十国的语言出版并被美国公共电视网(PBS)改编为电影《无畏的信念》(Faith Without Fear)。

今年二月,伊莎德·曼吉又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《别给我贴标签》(Don't Label Me),里头探讨现今这个充满标签的社会,如何体现多元主义的问题与虚伪面。而《新闻周刊》也通过专访,试图理解她创作新书的动机与洞见。

就如同过往的写作,伊莎德·曼吉并非一味地提出批评,反倒是通过更多反思去提出解方。

《别给我贴标签》

在书里,伊莎德·曼吉通过与狗狗“莉莉女士”的对话,把自我辩证与论理的过程变成轻松有趣的谈话。她说自己从小就害怕狗,但当她克服恐惧并收养莉莉的时候,才意识到过往的焦虑根本毫无正当理由。

我会和莉莉女士谈我对人类的幻灭,而她经常歪着头,像是问我到底在说些什么。这种时候会让我放慢了思考的速度,甚至是质疑我所说的话。这正是我们在反动的政治气候中需要做的。

伊莎德·曼吉说。

伊莎德·曼吉毫无疑问是一名被贴满标签的人士——一名来自非洲的难民、穆斯林、同性恋、自由伊斯兰的倡导者、畅销书作家——她无时无刻都受到这些归类所困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,伊莎德·曼吉决定在此时,写下这本书,她认为在特朗普执政时期,社会里的部落主义正逐渐升高,她认为如果要达到真正的多元主义,必须先思考这些标签所带来的杀伤力,以及彻底反省。

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,我一直被视为多元主义的代表人物,所以我每天都在观察该如何实践多元性,但我也发现越来越多人把它当作一种标签工具。事实上,所有的标签与分类都让我担忧,这不过就像早期美国殖民者所做的事情的另一面。每一个人都把他人分门别类,再以此类别去分配价值,我真的不知道这种心态是否意味着进步?

伊莎德·曼吉说。

更重要的是,伊莎德·曼吉强调现在并不是只有所谓“令人厌恶的白人”会把人塞进标签的箱子里。

早在特朗普之前,所谓的进步主义者把很多美国人贴上种族主义者和乡下人的标签。接着那些人就以支持特朗普作为回报。

伊莎德·曼吉说。

2007 年美国公共广播网将《伊斯兰问题》改编成电影《无畏的信念》

至于当前的新闻里,似乎充斥这些标签与谩骂,无论是特朗普和民主党;伊斯兰与以色列;弗吉尼亚州的政客与黑人,所有的讨论都已经建立在对标签的成见上。

尽管不同情况会有不同反应,但羞辱永远都不应该是第一反应,因为它只会导致反作用。最常见的情况是,你所传达的怨恨会激起报复。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聆听对方的观点,并且试图提出最真诚的问题:为什么你的对手会如此相信他的信仰?他有哪些经历?通过倾听,你将了解人类心理学的基本定律:“如果你想被听见,你首先必须先懂得聆听?!?br>

伊莎德·曼吉说。

伊莎德·曼吉以自己在美国中西部进行售书之旅时所遭遇的情况为例,她说回到纽约时,到大学里与同事聊起中西部读者所关心的话题时,结果他的同事完全不想知道他们的问题,只想知道伊莎德·曼吉多久遭遇了伊斯兰恐惧症,他没有向伊莎德·曼吉确认有没有发生,而是直接问多久发生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认为中西部的人——也就是白人——都是伊斯兰恐惧症患者。

此外,伊莎德·曼吉也认为科技与社交媒体正在加剧人们的分裂与疯狂,但她则认为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在科技工具上,而一直是在人身上。

我想说的是,疯子本来就存在于我们体内,不在外面也不在我们所持有的设备中。当然,科技公司雇佣了大批设计师和工程师阻止我们去思考我们的情感,他们调整算法,让我们可以轻易得到符合我们偏见的内容。但他们利用的是我们不愿意作为有一个意识的个体,只愿意沉浸于轻松愉快的乐趣当中。


研究表明,如果你周围都是志同道合的人,当他们认同你的观点,你会感受到胜利的快感——一种你想要更多的短暂快感。这是一种多么强大的推力,让你把自己隔离起来。但我并不是说我们必须删除社交媒体账户,只是当你登录时不要停止你的思想。




题图来自伊莎德·曼吉的官方推特

喜欢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,每天看点不一样的。

  • 端午假期重庆机场迎送旅客32.8万人次 短程旅游航线受青睐 2019-05-10
  •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—天山网 2019-05-03
  •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农村发展变化纪实——旧貌换新颜 2019-05-03
  • 大阪发生6.1级地震 至少造成3人死亡 2019-04-24
  •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24
  • 南昌市生殖医院心理门诊正式开诊 2019-04-10
  • 新粤牵手心连心喀什绽放木棉花 ——广东省第九批援疆干部人才记事 2019-04-10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意大利各界关注十九大:中国共产党将把"保障人民幸福"作为其重要使命 2019-04-03
  • 杜克当选新一任哥伦比亚总统 2019-04-03
  • “机车医生”李向前:让火车头动力更强 2019-04-02
  • 北京中关村科技企业纷纷向震区捐款捐物支援抗灾 2019-04-02
  • 中关村雍和航星科技园,北京中关村雍和航星科技园 2019-03-28
  • 流浪犬问题急切待解(民生调查·关注流浪犬管理①) 2019-03-18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 发现两起虚假整改案例 2019-03-15
  • DuerOS携小度智能音箱强势亮相CES Asia 2018 2018-11-08
  • 590| 915| 137| 857| 174| 458| 531| 419| 473| 322|